男友懦弱,女孩惨遭色狼轮奸

  很多恋爱中的女孩都会问身边男孩子同样一个问题:如果我受到侵犯你会怎么办?很多男孩都会信誓旦旦地回答:「就是死,我也要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确如此,很多男孩会这样做。男人在某种场合表现出来的血性,让他们更加显得伟岸。
  然而最近发生在河北省三河市的一起轮奸案中,受害者男友出乎意料的「另类」表现,却让人痛心!一个打工妹因雨而留宿在男友的集体宿舍。夜半时分,两个歹徒闯入了这个另有两个男工友的宿舍!她的男友竟然能够默认,让歹徒强奸自己还是处女的女友。当他被歹徒赶出门外的时候,他不敢报警更不敢呼救。
  当听到女友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的时候,他竟一动不动在门外站了两个多小时……案发之后,由于歹徒的恐吓,他竟还劝阻了想前去报案的女友。一桩强奸案,就这样被瞒了下来。2006年7月20日,河北省三河市公安局在调查另一桩案件时,「拨出萝卜带出泥」,才破获了此案。
  漂亮打工妹,他乡遇「知音」
  2006年8月6日,记者来到河北省三河市公安局采访这桩离奇的「男友不作为案」。市公安局接待室,办案民警刘学斌几经周折找来了受害人刘晓美。
  一提起数月前那个伤心的夜晚,这个漂亮的女孩便禁不住哭泣起来……今年20岁的刘晓美出生在内蒙古包头市郊区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姐妹三个,她排行老三。姐妹三个都很漂亮,就像三朵「姐妹花」。三姐妹中最漂亮的,当数老三刘晓美。刘晓美和二姐刘晓丽高中毕业后,先后来到北京燕郊一家印刷厂打工。
  姐妹俩出门在外,处处与人为善,工作也踏实肯干。她们每月按时给家里寄回几百块钱。父母也为她们的争气和懂事十分欣慰。姐妹俩漂亮又能干,老家的亲邻们开始为她们介绍男朋友。二姐刘晓丽经介绍与老家的一个教师处上了朋友。
  而面对众多的相亲对象,刘晓美却没有很快做出选择,因为她早已有了心上人。
  刘晓美的心上人是河南小伙子张国平。张国平也在燕郊的一家包装厂当技术装订工,与刘晓美所在的印刷厂只一墙之隔,两家包装厂外临街有很多便宜的风味饭馆,刘晓美和张国平是这些风味饭馆的常客,一来二去就认识了。张国平是河南新安县人,父母都是老实的农民,他上有一个姐姐,下有一个妹妹。家里就这么一个男孩儿,父母都很宠爱他。今年21岁的张国平,2003年中学毕业后就出来打工了。张国平虽然身材瘦小,但工作上特别肯用心,是厂里的技术能手,每月工资近2000元。
  刘晓美告诉记者——
  当时,我看着张国平虽然身材不是很高大,却很能干,又很实在,不禁肃然起敬,对他产生了爱慕之情。就想找机会向他表达,二姐却劝我说:我们今后总是要回内蒙古的,你却找一个河南的对象;他这么瘦小,多没安全感啊!有什么事情,怎么保护你呢?不如以后回老家找个合适的!我却反驳说:二姐,不管是哪里人,也不管他身材长相,咱看中的是他这个人的能力和人品。张国平人品好,又有技术,对工作有责任心,肯定也会对我有责任心的。再说了,身材瘦小并不意味着他不是一个男子汉呀!你怎么能以貌取人呢!」我的一番话,说得二姐突然惭愧起来:「你说的还真有些道理。好,二姐就替你做这个媒人吧。」第二天,二姐特意找张国平聊天,言语中试探他有没有女朋友。哪知张国平神秘地笑着说:「我女朋友整天跟着我呢……」一听他已经有了女朋友,二姐马上追问:「你女朋友是哪儿的呢?」张国平说:「她就是你妹妹刘晓美啊!」看二姐一脸惊讶的样子,张国平赶紧找出一封求爱信,递给了二姐说:「我早就看上你妹妹刘晓美了,去年就写好了这封信,可一直怕她拒绝我。今天你来了,正好是个表达的机会……」就这样,我和张国平开始了真正的恋爱。我们所在的三河市离北京只有几十公里的距离,逢休息日,我们常常到北京游玩,也让我们体会到了大城市的气息,张国平感叹道:农村与城市相比真是天地之别啊!于是他开始向往和眷恋城市生活。他时常向我描绘两人的将来:「以后我们挣足了钱,就在燕郊买一套房子!」听到男友那么替我着想,我感动之余建议说:「在大城市生活的确不错,可这里的物价、消费很高。以后咱一起回我的老家内蒙古包头去,两个人办个小厂……」还没等我说完,张国平就反对说:「不行!我不去,大西北环境多不好啊!
  北京的沙尘暴就是从你们那儿刮过来的……」男友这么坚决地反对,让我有些没有料到,但一想到他是想让我过更好的生活,我心里就甜蜜起来了。
  刘晓美是个心细的女孩子,看到张国平比自己忙,她就主动承担起张国平的一些生活琐事,甚至替他张罗了一个特别的生日庆祝会。3月16日中午,刘晓美特意约上张国平去一个小酒店吃饭。当他进入包间的时候,惊喜地看到生日蛋糕和一桌酒菜,还有双方的一帮好朋友。看到这样的场面,张国平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晓美,你让我怎么感谢你啊……」刘晓美莞尔一笑说:「你只要对我好,保护我,就够了!」看着刘晓美深情的眼神,张国平深深地点了点头……正当两个相爱的年轻人,沉浸在爱河中不能自拔的时候,他们的爱情却面临一场暴风骤雨的袭击。
  男友懦弱,女孩惨遭色狼轮奸
  随着两人感情的加深,张国平提出一起租房子住,刘晓美却不想过早同居,她一直坚持「激动人心的那一刻,应该留给真正结婚的那一天」。看女友这么坚持原则,张国平也不好再说什么。
  「没出事儿的时候,我感觉我们之间很有感情的,谁知,在大难临头的时候,他(张国平)却做出了出乎意料的选择!也许这一生我都不会原谅他!」坐在记者面前的刘晓美说。擦了擦脸上泪水,回忆起不堪回首的一幕——2005年12月20日的夜晚,大风夹杂着零星小雨,张国平下班后特意去接我(加完班)回宿舍。路过张国平的宿舍时,风雨更大了。由于我的宿舍还有很长一段路,张国平便极力挽留我留宿他的宿舍。我不同意,我们还没结婚,更重要的是他们宿舍还住着另外两个男工友,很不方便,还会招人闲话。张国平说,我的床与他们之间隔有一张木板。再说了,我们俩清清白白,又不干什么,你放心吧。耐不住张国平的再三劝说,我就跟着他来到了他的集体宿舍(位于厂区之外)。
  张国平带着我来到他宿舍的时候,见两个室友李大明和王见飞已睡了,我们就轻手轻脚地和衣躺下了。俺俩刚入睡,突然听见「嘭嘭嘭」一阵敲门声。我们两人面面相觑,也不敢吱声。
  可敲门声越来越响,张国平高声问:谁呀?这么晚了,有事明天再说吧!可外边一个听似熟悉的声音回答:「张国平,开开门!我是陈喜,有点急事儿!才几天不见,你就不记得兄弟了!」一听是陈喜,张国平想起来了,原来是一年前离开工厂的老工友。张国平马上起床要给陈喜开门,我一把拉住他说:「大半夜的,别去开门,什么都得提防点。再说了,让人知道我在这里,多不好呀!」张国平安慰我说:都老朋友啦,他不会怎么样?外边又下着雨恐怕他受淋了,真有什么事,咱屋里还有这么多人呢。张国平边说边挣脱我的手,开了灯去给陈喜开门。
  开了门,我们才发现除了陈喜,后面还跟着一个人,叫李杨,也是张国平的老工友。一进屋,我们就闻到一股浓烈的酒气。不一会儿,两人就提出想在张国平这里借宿一晚。张国平一脸抱歉地说:今晚不行,我女朋友在这里。一听女朋友也在,陈喜就往床上看,发现我躺在床上。借着酒力,他居然三步两步来到床前,他对张国平说:我还没见过你女朋友哩,让我见识见识!说着,陈喜撩开了我的被子后,他们惊讶地发现我的下边没穿衣服,我忙扯过被子遮盖身体,并呵斥他们说:「这么多人都在这里,你们别胡来,再胡来可是要吃亏的!」说完我便给张国平使眼色:赶快赶走他们。
  可张国平碍于情面,只是好言相劝:「两位老兄,时间不早了,别逗了……」陈喜却一把推开张国平说:「谁逗你了?今晚我是要逗你这妞儿哩!你小子艳福不浅啊,有福同享嘛!」陈喜边说边用淫荡的眼光在我的脸上、身上来回打量。他还向李杨使眼色:让他赶张国平出去。李杨就上前扯着张国平说:「你先到外边呆着!」张国平看他们确实有了歹意,但好像又慑于他们是本地人惹不起,一时手足无措。
  良久,张国平突然对陈喜说:我认识五哥,请两位看在五哥的面子上,不要再……没等张国平说完,陈喜就狠狠地说:你去问问五哥,看他听谁的!?原来「五哥」是当地的一个小混混儿,是张国平曾经的工友,李杨陈喜他们都认识。
  五哥曾向张国平借过几百块钱,就算有点「交情」。张国平想利用这层「关系」平息此事,可陈喜并不买账。陈喜便推搡着张国平一步步往门外走去。看到男友这么轻易地就要被人推出门外,我急得大声喊叫:「国平,不要出去……」让我没有料到的是,我的大声呼救并没有使张国平停下脚步。张国平居然也不再劝阻两个歹徒了,而是径直往门外去了!
  赶走了张国平,陈喜和李杨又叫醒了屋内的一个工友李大海,没花什么口舌,李大海就「很知趣」地出去了。我感到大难临头了,从床上跳起来,不顾一切往外冲,却被陈喜一把拉了回来。同时,李杨开始指使另一个工友王见飞离开屋子,王见飞说:「我已经连续加了好几个班了,实在太困,我不想出去。」看到王见飞这么木然的模样,也就没有坚持再赶他走。陈喜说:没事,一个外地打工的,量他也不敢管咱的事儿。而此时,我心里却又多了份希望,想王见飞是张国平的老乡,他不出去一定是想埋伏下来,等待时机帮自己!
  我当时不仅抱着这一线希望,还满怀希望地认为,男友张国平一定是借机出去报警了,不然他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被赶出门?我越想越觉得充满希望,一下子来了勇气。我开始与歹徒周旋,想利用最后的机会说服他们。我对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陈喜和李杨说:「大家都还年轻,万一出事儿就都给耽误了……」谁知还没说完,就挨了陈喜一记耳光:「你他妈的难道还想报警?!」我也立即甩了陈喜一记耳光:「你以为我不敢?!」一看我没有一点畏惧,陈喜就让李杨找了一块砖头,狠狠砸在了我的面前:「有种你报警吧!」说着陈喜就扑向了我!
  我又抓又喊:「救命啊!救命!」我抓破了陈喜的脸,陈喜又打了我一耳光,李杨上去捂住了我的嘴,掐我脖子,陈喜趁机剥光了我的衣服,我看到王见飞还留在屋内,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赶紧大声求救:「快来帮我呀!」谁知只隔着一层木板的王见飞却说:「不关我的事。」看到根本没人出来阻拦,两个流氓便开始肆无忌惮地蹂躏我,他们夺去了我的贞操,还随心所欲的将我摆弄成各种姿势同他们做那种事。
  屈辱的泪水顺着刘晓美的脸颊流下,她心中残存的一点希望在男友张国平身上。ninilu.com做最專業的站张国平应该报警了吧?可事实并非如此。
  站在门外的张国平听到女友一直在叫自己,又急又气,他心里暗骂,「混蛋,这两个家伙竟然想要奸污我的女友!混蛋,女友还是处女啊,怎么能就这么被他们奸污了!」生性胆小怕事的他被两个流氓吓唬住了, 眼看着女友即将受辱,但他还是不敢反抗, 他又害怕他们伙同当地的地痞报复自己,因此犹豫不决没去报案,而是一直站在门外!他只怪自己今天不该让女友留宿在这里。
  刘晓美哀求他们不要碰自己下面,陈喜色咪咪说,玩女人不玩阴部怎么行,刘晓美渐渐的体力不支,终于被无耻的流氓按倒在床上,罪恶的阴茎对准姑娘的含苞待放的羞处无情的撞来,薄薄的处女膜根本顶受不住陈喜阳具的冲力,随着刘晓美一声惨叫,陈喜的阳具破体而入,姑娘的贞操也就在那刻被无情的冲破,刘晓美从此再也不是闺女了,而那一声破瓜初啼,也由此开始了一场令双方当事人都难以忘记的性爱大战。
  而此时门外的张国平只觉得自己的心在狂跳,对陈喜的恐惧和是否去拯救女友,以及被工友们知道这个事情是否会嘲笑他的念头在张国平心里轮番出现,正在胡思乱想之时,屋内传出了女友被破处时的惨叫,他知道完了,真的一切都完了,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了,就在他在门口犹豫徘徊的同时,宿舍里的强暴已经开始进行了。
  期间,犹豫再三,张国平也曾鼓起勇气,冒充查房的,敲了敲门,并高声对屋里说:「查房!查房!」,他自以为用这个方法既能自保,又能吓跑两个歹徒。
  谁知两个歹徒听出是张国平的声音,就狡黠地说:「让查房的进来吧!」歹徒一边说一边继续奸淫刘晓美。
  张国平一听陈喜和李杨辨认出了自己的声音,吓得赶紧改口说:「查房的已经走了……」。
  陈喜说:「好,走了我们继续玩儿。再有查房的敲门你叫我,我出来打他。」完了还变态的说,「你女朋友还是处女呢,我刚替你把她开苞,你以后就省事了,真他妈嫩,干着真舒服,我们今天给她进行进行性教育,替你教教她怎么伺候男人,今晚我要干她十次,哈哈哈。」,张国平听着心如刀绞,但宿舍里的强暴仍在继续进行。
  自己的这个举动并没有达到拯救女友的目的,陈喜的胆大妄为,更是让张国平仅有的一点勇气,也在一瞬间就瓦解了,他再一次选择了退缩。
  又过去了漫长的半个小时,陈喜隔着门叫张国平去打桶水来,张国平不解要水干什么,但是还打来了,李杨出来把水拎进屋,强迫刘晓美分开腿跨在铁水桶上,将阴道中的精液冲洗乾净,过了一会儿又拎出来要张国平倒掉,李杨还下流的跟张国平说,「你女友还是处女哩,你 看看, 这就是洗你她下身的脏水,倒了去吧」。
  李杨随即又关上了门,关门前他故意让张国平顺着门缝往里瞧了一眼,张国平不敢瞧,但又想知道现在女友的状况,于是就向屋里望了一眼,借着月光看到躺在床上的女友。
  此刻, 女友那圣洁的,连自己都没曾正眼瞧过的雪白肉体正彻底暴露着, 象一朵纯洁的雪莲仰躺在床上,女友头蒙在被子里,尚在低声啜泣,女友丰满的乳房颤巍巍的,女友双腿弯曲被陈喜的双臂压在她的身体两侧,胯间景色暴露无遗,光滑的小腹下,女友的阴户雪白饱满,阴道口周围长着浓密乌黑的阴毛, 两瓣湿漉漉的阴唇正暴露在空气中,中间是一道红红的肉缝,那就是阴道口了, 也就是刚刚遭受流氓肆虐侵犯的部位, 在经历了刚才激烈的性交之后已经有些肿胀, 虽然被清洗干净了, 但阴道口还未能合拢,正向上微张着小口,像一朵花盛开一样,等待征服者的深深插入。
  张国平知道, 刚才两个流氓的阴茎就是从这里插进去的, 陈喜那么粗大的东西居然能被女友这么小的洞口吞没真是让人不可思议, 只能感叹造化的神奇。张国平这也是第一次看到女友的裸体,只是没想过会是在这种情况下看到的, 这么血脉喷张, 紧张刺激的场景看的张国平也要沸腾了。
  陈喜正躺在她身旁,上边用手正揉弄她丰满的奶子,下面粗壮的肉棒在阴道附近摩擦挑逗,眼看女友又要被操了。
  李杨说「瞧见了吗?喜哥又要干她了,你女友奶子真挺,鼓鼓的,你揉过没,你还没尝过她的滋味吧,可惜了,今天我们哥俩儿先替你尝尝,回头再教你两招,我要关门了,喜哥干女人挺猛的,你就往下别看了,怕你受不了,不过你放心,女人被操几下没关系的,男人的滋润会让她更漂亮,我们哥俩儿在屋里伺候她,你就在门口给我们站个岗吧,别让人进来」,门随后被咣当一声关上了。
  看着自己女友雪白的奶子被陈喜肆意的搓揉,又看着桶中他们灌入女友体内的秽物。
  「妈的!」
  张国平除了不断地咒骂再无他想,女友在短短半小时之前还是一个美丽的处子,现在竟然在自己面前被人破处,被人内射, 还是轮奸,可惜自己多么漂亮的女友,自己还没舍得碰,现在竟被这两个流氓给糟蹋成这个样子了,想到自己的女友赤身裸体地被流氓摁在床上,两腿间被流氓的鸡巴插着,娇嫩的下身承受交配的动作,甚至自己几乎亲眼看到了自己女友被流氓蹂躪的情景,他又气又恼,直骂自己不争气,竟然让歹徒强奸自己还是处女的女友,但就是不敢上去拼命。
  他呆立在大门口犹豫徘徊做剧烈思想斗争,真担心女友会不会被他俩搞怀孕。
  ,而此时的宿舍里,新一轮的暴风雨又开始了,陈喜才不管别人女友怀孕的事呢,他只管操逼,发泄欲望。
  他耍够了,粗腰向前用力一挺,那粗壮的生殖器扑哧一声, 又深深的埋入了张国平女友的阴户,温暖的阴道紧紧裹着陈喜的阴茎,那种紧贴着阴茎寸寸滑进的滋味让陈喜感觉简直升天一样,随后就是暴风雨般的连根没入,剧烈的动作把床板压的吱吱坐响。
  床板吱吱坐响的声音清晰的传入了张国平的耳中,一道木门,把一对年轻的恋人隔成了两个世界,门内无限春光,激战正酣,门外秋风瑟瑟,让张国平浑身颤抖。
  这种声音在隔音效果差的宿舍里能传老远,两边隔壁宿舍里工友无不屏息静听这场大战,而张国平更觉得五内俱焚,但是懦弱的他就是没有勇气去报警,他甚至想着他们也许会很快结束的。
  又过了一会儿,陈喜跟李杨说,这床太小了施展不开,于是他们把两张单人床拼成了一张大床,然后把刘晓美抱到新的战场,刘晓美屡次反抗被打,现在已经不再反抗,任由他们摆布了,他把刘晓美放倒床上,拉开大腿,肉棒又一次尽根插入刘晓美的下体,进入后阴道里的柔软和湿润让陈喜心中爽极了,每次把阴茎都全部抽出,又尽根插入,同时着意刺激刘晓美的G点,滚烫的龟头每一下都戳进她娇嫩的子宫深处,慢慢的的刘晓美觉得有一阵阵酥麻的感觉从下体交合处涌了出来,那微妙的感觉让人难以压抑,而且那种感觉愈来愈强烈,让人甚至有些期待。
  陈喜见此对李杨说:「这女的被我操的有感觉了」,于是阴茎加快了抽插的频率,从下体传来的愈来愈强的酥麻鼓胀强烈的冲击着刘晓美的大脑,俩人的呼吸都变的粗快起来,陈喜的花样很多,这让她又羞又臊,一会儿的功夫,两人的身体又移到了床上换成另外的姿势,刘晓美跪在床上,丰满的屁股高高的翘起,陈喜从后面紧紧抱着刘晓美的腰,一边马不停蹄的抽插撞击着刘晓美的屁股,一边用手掌拍打刘晓美雪白的屁股,发出清脆的啪啪声,刘晓美双手撑住床头,上半身失去了支撑完全趴到了床上,但是丰满的屁股依然高高的挺着,抵挡着男人大力的冲击。
  李杨又用下流话去羞辱张国平,「你女朋友滋味儿真不赖,是个好女人,喜哥花样真多,今晚都要在你女友身上用一下,以后让你女友慢慢教给你吧,你想看看她现在怎么样了呢吗?」。
  见张国平不理他,他猛地揪住张国平的头发,把张国平的头一下子按到门口,「真怂,不想看就偏让你看看,你女友现在正撅着屁股让喜哥操逼呢。」张国平心跳的厉害,就这样被强迫看着屋里的景象,他看见女友此时正跪卧在床上,屁股高高地翘着,臀部时不时地抽搐着,而陈喜这个流氓正骑跨在女友丰满的屁股上,女友屁股是那么的浑圆,借着月光张国平隐约看到陈喜那黑乎乎的巨物正插在女友雪白的屁股中间,这是何等刺激的场面。
  而女友此刻正无助的趴着无声地哭泣,泪水划过娇嫩的脸庞,惹人怜爱。
  片刻之后,就见他的屁股慢慢的向后退, 这时张国平可以很明显的看到,他的阳具正从女友的体内一点点地退出,直到龟头都露出来,整条沾满液体的粗黑阴茎更加显得雄壮了,仿佛在向别人炫耀他能干别人马子一般,稍微停了一下,紧接着陈喜屁股向下一沉,那粗壮的肉棒扑哧一声, 瞬间就没入女友了阴户,女友跟着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陈喜扭着腰朝里继续挺进淫乱,让阴茎与女体结合的更充分,随后陈喜就象打桩一样的疯狂的抽插起来。
  李杨说,「看着没,干你马子真他妈的带劲,呆会儿我们再给你表演个肉夹馍让你开开眼,知道肉夹馍是怎么回事不? 看你这怂样就不知道,我告诉你吧,就是我们哥俩一前一后把她夹在中间玩儿,嘿嘿,是你小子真不配有这么好的女人,记住以后好好对她」。
  门咣当一声又关上了,但这个画面却深深印入他的脑海,他从没如此真切的看过男女间的交媾,万没想到今天他看到了,但不幸的是看到的竟是自己的漂亮女友,就在自己面前被流氓这么狠操,张国平实在难受,无论心里还是身体上都难以接受, 他只觉得嗓子眼发咸, 似乎血正一阵阵往上涌,但胆小怕事的他,鼓了半天勇气,还是不敢上去拼命。
  屋内,陈喜喘气声如牛,他也快到了顶峰,随着一声吼叫,陈喜停止了耸动,抱紧胯下浑圆的屁股,直到挤尽最后一滴精液,刘晓美绷紧的肌肉也渐渐松弛了下来,全身的抖动也慢慢的平息了,虽然被强奸,可现在全身上下有种说不出的舒畅,让她内心暗自羞耻,陈喜爽完了都舍不得离开刘晓美的身体。
  李杨在一旁早已经欲火又起兴奋得按耐不住了,他一把推开陈喜,激烈的战斗再次爆发,他又开始抱着刘晓美性感的玉体尽情的发泄,粗鲁的阴茎在这里得到了极大的施展,可怜嫩蕊娇花,怎当得风狂雨骤,刘晓美的神智已是开始模糊起来了,阴道里清楚地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来自阴茎摩擦的刺激,体内实实在在的快感全面地冲击着刘晓美的理智和身体,在这狭小的宿舍中,空气中充斥着肉肉相撞的「啪啪」声和那「滋滋噗噗」的入穴之声,绵绵不绝,绕梁回荡。
  不知过了多久,张国平又一次被要求去提水,陈喜挺着刚从阴道里拔出来的鸡巴去开门,还特意让他看到刚刚玩过肉夹馍后还躺在床上的女友和李扬,他们刚发泄完,此时男女还保持着刚才性交时的姿势,女友躺在李扬身上,高耸的酥胸还在急速地起伏,双腿之间一片狼藉,水滋滋的阴部,男人硕大的阳根尚未拔出,依旧深深地插在女友的阴道里,而黏稠的白浆正顺着女友的阴部缓缓流了出来。
  如此香艳的场面任何一个男人看见了恐怕都会觉得血脉喷张,俗话说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 张国平此时又羞又气,火撞顶梁门,到现在他也实在忍受不了这种羞辱了,他往门里冲,想抄家伙跟这俩糟蹋女友的王八蛋拼了,但陈喜早看在眼里,堵住门口狠狠地蹬着他,说「想来硬的,你可要想想后果。」张国平听了如泄了气的皮球顿时萎了,两个歹徒见张国平这么懦弱就更加胆大妄为了,门咣当一声又关上了。
  他们洗干净刘晓美下体后又抱着她狂操起来,两个壮汉轮番对一个初尝人伦的少女,白嫩的皮肤,敏感的身体,粗长的肉棒,一次次的高潮,一次次的射精,那场面简直淫乱不堪入目,他们尽情的折磨张国平女友性感迷人的肉体,抱着她在床上滚来滚去,翻过来调过去的操个痛快,直至他们再也挺不起来,才告云收雨住,而一门之隔的张国平居然就在门外一动不动地站着,一直到凌晨五点,被蹂躏了三个多小时的刘晓美哭泣着冲出房门!
  刘晓美出来看到只有张国平一人站在门外,赶紧拉着他跑出去很远,颤抖着声音问他:「公安局的到现在还没有来吗?你没有报案?」张国平嗫嚅着说:「咱是外地人啊,我害怕日后遭到他们的报复,所以想了想就没有报案……」此时的刘晓美又恼又气,一个耳光打在张国平的脸上说:「我真看错了眼!
  怎么找了你这个窝囊废!竟然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友被人强奸!」说完,不顾张国平的劝阻,向姐姐的住处跑去。
  刘晓美的愤然而去,张国平虽然很不是滋味,为女朋友受屈辱而感到伤心,但他心里更多的还是害怕。他不敢马上回宿舍,就又在外面徘徊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天亮。谁知两个胆大妄为的歹徒,料定张国平不敢报案,居然一直在张国平的宿舍里睡到天亮!直到张国平回到宿舍后,其中一个竟还赖在床上!两个歹徒临走前撂给张国平一句话:「如果报案,你和你女朋友可要想想后果!」说完扬长而去。
  屈辱的隐忍谁当为悲剧忏悔
  「我当时自杀的想法都有,真是绝望到了极点,可是一想到抚养自己的父母双亲,我就又心软了。再说,决不能这样便宜这两个坏人!我要报案,这样想着,我就跑到了姐姐的住处。」刘晓美回忆道。
  听了我的哭诉,愤怒的姐姐立即找到了张国平,二话没说就甩了张国平两个耳光,怒骂道:你还像个男人吗?你这个缩头乌龟!说罢姐姐就拉上我去报案。
  一听说要去报案,张国平一把拉住我和姐的手哀求说:他们都是这里的地痞流氓,在这里关系又熟,我怕告不赢他们,反而又遭到他们的报复。我自己还无所谓,你们姐妹俩人生地不熟,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呀……说着,张国平当着我和姐姐的面痛哭起来。
  张国平的话似乎有点道理:自己是外地人,在这里举目无亲。警匪勾结的案子也时有发生,万一告不赢他们,再遭到他们的报复,该怎么办呢?再说这样的事情传出去,对我的名声可不好啊。想到这里,姐姐忍不住看了一眼我:「就是苦了晓美,以后可咋办啊!」看到这情形,张国平赶紧打保票说:我对晓美始终是真心的,根本不会嫌弃她,我以后一定好好待她!
  最终,在张国平的信誓旦旦下,我和姐姐妥协了,决定暂不报案。随后的几天里,张国平知道有愧于我,对我低声下气,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我。见他如此「悔过」,我转念又一想:自己已经被糟蹋了,男友却并没有嫌弃自己,何苦再报警,坏了自己的名声呢?于是慢慢又接受了张国平,开始了正常的来往。
  随着时间推移,这起令人发指的轮奸案除了当晚在场的人以外,并不为外人所知。刘晓美不愿再多想那个令她屈辱的夜晚。两个室友也因为此事与自己无关,不曾向其他人提起。陈喜和李杨仍在当地另一个工厂打工,过着「潇洒」的生活。
  然而,半年多后,当地警方在侦查另一桩案件时,「拔出萝卜带出泥」,破获了此案。
  2006年7月20日,当地警方来到张国平所在的工厂侦查一桩抢劫案,案子办完后,民警们走访每一个职工,看有没有其他线索。「当时民工们都不想惹麻烦,都不说,经过我苦口婆心地做工作,一个搞建筑的民工,告诉了那晚刘晓美的遭遇。然后公安局立即行动对此案进行侦破。当我向当事人张国平和刘晓美调查情况时,他们很木然,特别是张国平,顾虑重重,还想隐瞒此事。最后,我对他们说,即使你们不承认,我们还是要破这个案的!看到我们决心这么大,他俩这才配合办案民警,力争为自己申冤。第二天,犯罪嫌人陈喜和李杨便被抓获归案,两人对犯罪实事供认不讳。」经办此案的民警告诉记者。
  2006年8月7日,记者来到该市看守所,采访案犯陈喜和李杨。小雨初晴后的阳光,透过狭小的窗口斑驳地打在陈喜的脸上。他惊喜地接过记者递过来的一支香烟后说:「想着事情都过去几个月了,根本没有想到,在她(受害方)没有报案的情况下,这事儿会给再弄出来。」「你作案时想没想到事情的严重后果?」记者问。陈喜说:「哪里会想到什么后果啊,只想着她一个外地人在咱这里打工,是不敢报案的,女孩子嘛,不都爱面子嘛,现在的女孩子不都是这种心理。」记者问李杨:「作案后,你们还一直在人家宿舍里睡到天亮,后来也没跑,还一直在当地打工,是不是也认为他们不敢报案?」李杨一脸不屑地回答:「谁想他们敢报案啊!如果想到这里,我们还不早跑了!」他满脸狐疑地问记者:
  「像我,能判几年啊?」记者告诉他:「你好好看看刑法,那上面清楚,也准确!」在结束采访时,刘晓美说:「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我一直不敢将此事告诉父母。对于今后的路,我一时也不知道怎么选择,我与现在的男朋友的『隔膜』虽然有些淡化了,但心理上总是有阴影,现在他嘴上说他不在乎这事情,但谁敢保证他以后会不会反悔?」这起令人发指的轮奸案告破后,在当地引起强烈的反响。等待两名案犯的自然是法律的严惩,但是作为男友的张国平,居然能默认歹徒轮奸自己的女友,并在门外无动于衷,简直不可思议。他的懦弱,是悲剧发生的直接原因。然而,当晚那个室友呢?如果有一点点正义感,还有工厂宿舍,如果管理严格一些,也许悲剧就不会发生。